如果在秋日,一個夢想

阿寬在學生時代就是風雲人物,長得高高帥帥,又是吉他社、戲劇社的兩棲動物。

張口能唱、上台能演,而他彈吉他時的憂鬱神情,不知迷死多少學妹。

參加過幾次歌唱比賽,又是戲劇公演時的第一小生,如果不是他社團混太兇,功課不太行,常常需要靠我們幾個幫他考前總複習,才沒有人要跟他走在一起呢。

這種人若不往演藝圈發展,就太可惜了。

『我以後要演歌舞劇,像百老匯的「貓」那樣的歌舞劇!』畢業那天,阿寬發下豪語。

這句話我們聽了四年,從他加入戲劇社第一次看過「貓」劇之後,每次聊到畢業後的出路,他就要重複一次。

『首演的貴賓席我包了!』我大聲嚷嚷著。

把學士帽往頭上一拋,我們就各奔東西了。

 

 

在LINE,甚至MSN、Facebook都還不發達的年代,畢業就意味著離開了生活圈,

升學、當兵、就業...每一件都是新鮮的,足夠讓我們費盡心力去面對,

在新的環境裡,認識新的朋友,而老同學,能一個月打一通電話,已經算是很常聯絡的了。

再次見面,是因為另一位同學A的關係。

A約大家聽『演講』,我們都知道那是直銷大會,不過總算有個藉口開同學會,大家也爽快赴約。

聽完珠光寶氣的歐吉桑、歐巴桑演講,我們轉戰以前常吃的滷味。

老同學見面,嘰哩呱啦聊開了,停不了。

『喂!你退伍後在幹麻?』

大家心裡都很想知道,阿寬到底有沒有朝演藝圈發展,幸好同學K先開口問了。

『...我現在進了一家科技公司,學寫程式,我哥說,科技業Pay比較好。』

『那你的歌舞劇怎麼辦?』我覺得貴賓席快沒了,趕緊追問。

『趁年輕先賺錢吧,戶頭裡沒錢,談什麼夢想啊。』

『你可以去參加電視上的歌唱比賽啊!』K不死心。

『剛開始工作,哪有那個心思啊,況且,畢業後就沒時間再練歌了,現在連吉他都快忘光了吧。』

 

 

我們聊到夕陽西下,一群人才要散了。跨上機車,我要往右,阿寬要往左轉。

在機車發動後的轟隆聲中,我拍了拍阿寬的肩。

『我等著你的歌舞劇啊!』機車聲音太大,我大喊。

阿寬愣了二秒『好!那你最好趕快存錢啊!』他大聲喊回來,臉上帶著25歲少年特有的那種,天不怕地不怕的自信和驕傲。

轟隆聲中揮手道別,我們便朝著相反的方向疾駛而去。

 

 

再見面,已經是六年過去了。

FB開始在朋友圈中流行,我們這些老同學,又在網路上找到彼此。

三十歲出頭的我們,有些人像吹氣球一樣變胖了,看上去倒像是位大叔,有些人已經是孩子的爹了,天天在網上PO嬰兒的照片。

而阿寬的FB,永遠是轉貼著一首首Youtube上的流行歌曲,廖廖幾張照片中,卻又沒有本人的照片,神祕得很。

『我要結婚了,約出來聚聚吧!』阿寬那天忽然在聊天群組裡發言。

『好久沒唱歌了,去錢櫃吧!』

於是我們就私藏了二瓶十二響禮炮,混進錢櫃了。(暑叔有練過,小孩紙不要學)

 

 

當然是先從讀書時代的那些經典老歌開始點起,前面還沒點到三首歌,後面已經喝起來了。

酒過三巡,我唱了一首『小鎮姑娘』,不是很滿意,下一首是阿寬點的『上弦月』,我更不滿意了,在歌王前面唱,壓力很大的。

可能是酒喝得有點多了,交出麥克風的時候,我又冷不防把手抽回。

『等一下!阿寬!你,現在已經當到副理了,下個月又要結緍了,搞不好哪天孩子也要蹦出來了,那你說好的歌舞劇首演貴賓席,什麼時候才要兌現啊?』

『...我...』阿寬笑得尬尷。

『該不該罰?』

『該!』

KTV裡,繼續響著『上弦月』的伴奏,被大夥聯合灌了三杯的阿寬,晃了兩步站上舞台。

『你怎麼啦?醉啦?』K問了句,正低著頭一聲不吭的阿寬,已經站在那裡大半首歌了。

『我不可能演什麼歌舞劇了!誰會要一個三十多歲、沒有表演資歷的新人?』阿寬忽然激動大吼起來。

『退伍那年決定當工程師開始,我就已經走到另一個岔路了,再也回不去了!我現在有頭銜、有存款、有家要養,歌舞劇什麼的,早就離我太遙遠了!』

『好了...別激動嘛!都是你啦!講那個什麼!』

『我...沒那個意思...』本來只是想揶揄兩句,沒料到阿寬會這麼激動,剎那間酒醒了,也發現自己太過尖銳。大家都已經過了那個追夢的年紀,處在不上不下尷尬的三十歲,有些問題就算是老同學,也不該問起的。

『是啊,唯恐天下不亂欸你!』

『我現連嗓子都啞了,身材也走樣了,站在這裡唱歌都吃力了,還演什麼歌舞劇!我怎麼會走到這一步的!幹!』阿寬把塑膠杯用力一摔,甩了門出去。

深怕阿寬醉了出什麼意外,一夥人全追了出去。

一群三十出頭的大叔,就這樣在大街上奔跑追逐叫囂,看起來就像不良少年在尋仇一樣。

 

年輕的時候,總覺得什麼都不會變,感情不會變、容貌不會變、夢想不會變。

我們用這種姿態活了很久,直到有一天,在鏡中發現自己的白髮和魚尾紋,才驚覺,原來在年輕的歲月裡,可以做的事情沒有我們想像中那麼多。

流行歌曲裡說,要追逐夢想,我們都知道,可是換到我們自己,人生階段一個又一個迎面而來,關卡一關又一關地破,而我們眼睛看的、心裡想的、手上做的,卻全是不同的。

非得要那些認識我們夠久的人,忽然發出一個大哉問,我們才會想起來,那些曾經發誓要完成的夢想,早在第一個分岔路口,就被捨棄掉了,從此再也回不來了。

誰都希望可以實現自己的夢想,但又有多少人能真正實現呢?誰不是腦子裡想著第一志願,手裡做著第二志願?

 

 

『我覺得我搞不好,真的會變成 Mr. Children 那首 くるみ 裡的大叔...』我們在隔兩條街的小公園裡,找到了阿寬。他已經跑到上氣不接下氣,直接躺在樹下,衣服上的泥巴痕,看起來跌得不輕。雙手摀在臉上,眼淚從指縫間流出。

『幹,我好像退伍以後就沒再跑步了,跑起來真要命...』邊把阿寬拉起來,一邊扶著腰邊喘邊抱怨,上次見面還是剛退伍沒多久的小夥子,再見面,我們都成了大叔。

『這也沒辦法啊,有錢、有工作、有老婆,就很不錯了,其他的,就當做興趣,偶而玩玩就好了吧。』

『當興趣,也要有那個環境...』

K不知道什麼時候,在手機上找出了 くるみ 這首歌,Mr. Children 悉的歌聲一出來,我們幾個都忍不住在公園裡放聲跟著唱起。

『誰かの優しさも皮肉に聞こえてしまうんだ そんな時は どうしたらいい?...』

『良かった事だけ思い出して やけに年老いた気持ちになる とはいえ暮らしの中で 今 動き出 そうとしている 歯車のひとつにならなくてはなぁ...』

我們都是平凡人,在這個社會上討生活並不容易,每個人身上都揹著大大小小的責任,不是隨便說拋下就可以拋得下的。

大明星什麼的那些夢想,畢竟離我們太遙遠了,我們只期望在苦悶的生活裡,可以有一個小空間,重拾年輕時的那個夢想,因為那是唯一讓我們,感覺自己仍然年輕的東西。

 

 

在創立劇團的時候,我們就知道有許多人跟我們一樣,曾經在生命的分岔路口,選擇了平穩的生活,他們不是不想實現夢想,而是沒那個環境。

所以我們堅持一定要辦一個【表演學苑】,讓這些曾經也有夢的人,可以在這裡,重拾過去的美好歲月。

不同於目的導向的演員訓練班,捨棄演出壓力,內函卻是認真的學習各種表演的技術,而不是玩票性質的打發時間,為的就是要保有我們年輕的夢。

認同我們,就加入【表演學苑】的行列吧。

對文章有任何意見,都歡迎您在文章下方留言,您也可以到上劇團官方粉絲團留言或私訊,部長也會盡快回覆你唷。
如果對【表演學苑】有興趣,歡迎直接報名戲劇班、歌唱班,名額有限先報先贏!
上劇團非常歡迎與各種團體合作表演,若是您有合作的點子,歡迎來信 service@upshow.org 或是用這裡的聯絡方式,與我們聯絡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