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重要的歌唱基礎訓練

唱歌這件事,對唱歌的人來說好比照鏡子,你的聲音是鏡中的影像。

演唱時最重要的基礎訓練,是讓大腦按照精準的時間輸出訊號,控制訊號發出的精準時間是左腦的功能(左腦關注的是過去與未來)。

訊號的實際內容會被圖像思考或俗稱感性的右腦解密/翻譯(右腦關注的是現在)。

被翻譯/解密過的一個又一個的疊加訊息,會刺激且啟動發聲與咬字器官以讓人控制咬字、音高、音準和呼吸。

大腦同樣會刺激身體的感覺接受器,會改變脊椎曲度,因為你需要不同的胸壓、腹壓、顱內壓來表達不同的情感和情緒,你深層、中層、表層的肌肉張力不斷變化著的時候代表你的身體接受到了很多從大腦來的訊息,你的頭皮和皮膚張力一樣也會不斷變化著,大腦向發聲器官和身體發出訊號給予刺激,我們才能唱出符合自己想像和感受的樂句。

良好/不良的神經訊號傳遞

發聲器官和身體一但被刺激就會立刻發出聲音(唱歌),無法唱出正確的拍點、音高或音準,其實就是你的大腦不確定你每一段時間內(小節數)要完成多少事情。

你到底要唱多少顆音?

一個字是要唱...

一顆音?

兩顆?

三顆?

你為什麼經常在只有一顆音的字唱出滑音,總是無意識的把應該是一顆音的位置唱出兩顆音而且你毫不在意,或根本沒有察覺?

如果你說你知道某個字只該唱一顆音,那你為什麼總是唱兩顆音?你有沒想過這個問題?

問題出在,你並不真的在意或清楚知道每件事情(每顆音)要花多久時間完成(幾拍),你也不在意每個事件要隔多遠,你不是真的在意音和音之間的空白時間有多久。

你若不清楚一定時間內要完成多少事(多少音),不在意每個事件要花多少時間完成(喜歡隨心所欲唱),更不關心每個事件的間隔時間,試問大腦要如何在精準的時間輸出正確的訊號以刺激你的發聲器官和身體的感覺接受器,沒有了真實的從大腦而來的訊號,你只能造作與矯做。

若真能明白以上觀念,就該知道先好好跟左腦工作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因為它會通知與啟動你的身體在正確的時間做該做的事情,事情在每個當下具體該怎麼做,則是右腦負責,它負責在當下做想像與感受。

五線譜是好東西,簡譜也是,節拍器是偉大的發明,不習慣寫譜不妨礙,做一個自己看得懂的表格,能清楚示意時間長度的比例尺的文書工具就可以。

永遠要確認空白拍,要精準記憶,一定要知道主唱練唱用的曲速為何,例如汪峰的《存在》這首歌,一般樂譜會寫57BPM,但樂手在演奏時節拍器一定得開171BPM(因為律動是三拍的結構,57*3=171)。

最後探討,「歌唱最重要的基礎訓練」和「唱歌像在照鏡子」這兩件事的關聯是什麼?

唱歌時我們可以清楚的感知到每個現在(每個句子,每個小節數),只要能夠在演唱時接收到、感知到從大腦而來給予身體的,源源不絕的,有先後順序但其實疊加在一起的訊號,唱歌就會像在照鏡子一般,照出你每個當下的感受,你的感受就是你的聲音,唱歌對於唱的人來說不是一種表達,是內心實相的即時顯露。

記住,最重要的歌唱基礎訓練,就是先給大腦輸入有秩序,有明確順序和長短,有明確時間規範的資訊,然後再經過感受和想像力的作用轉譯成神經訊號傳給舌頭和身體。

訊號不全的現象有很多:

舉凡總是要用唱假音的方式來處理稍高的音,音量太小,咬字不佳,音色單調,律動不正確,拍點不正確,音準不準,音高不正確,唱歌給人感覺造作不自然,訊號經常流失到不該去的位置則會產生不可抑制的用手或腳緊張的打拍子,過於激動的甩動身體,身體僵硬不動,身體表情一副很投入唱歌的樣子但咬字卻很糟糕,這些都是大腦神經訊號無法傳遞到該傳遞的地方而產生的現象。

 

如何和自己的大腦與身體工作,是最重要的議題。

 

想學習舞台演唱技術,歡迎參加歌手培訓計畫:

台北:詳見大牛老師臉書上的課程公告訊息
台中:詳見《表演學苑-歌唱組》或是直接線上報名

表演學苑歌唱班-大牛老師 立志用人人能懂的發聲理論建立系統化課程;動手解決研究各種聲音問題;投資創造工作機會給音樂、戲劇領域人才。歡迎您在文章下方留下您的想法與意見,與大牛老師交流歌唱學習的心得。

若有任何疑問,歡迎至表演學苑粉絲團留言或私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