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時代的學習與啟發|【穿樂世紀愛上你】演員心得:梁瑋婷

徵選與讀本

記得上一次劇團辦徵選已經是希望車站時候的事了,久久來一次壓力還是很大,雖然都是面對熟人,但熟人壓力更大,而且徵選的內容比之前還要困難,其實直到公佈角色的這段期間都很煎熬,不想知道任何有關角色的事,其實這個過程還有點心態不平衡,會覺得為什麼有人可以不用徵選就拿到角色,而我們卻要這麼認真努力的做這件事,後來釋懷是因為我拿到我想要的角色,再加上我心裡覺得我應該努力把角色扮演好,讓自己名正言順地站在舞台上。

首次讀本,外加上大家相見歡時,我其實既興奮又緊張,興奮要與更多不一樣的人合作,緊張自己非常不熟悉的台語會講不好,這個本對我最大的考驗就是「台語」,因為這是套不同的說話系統與邏輯,轉換需要大量的練習,所以要求大家見面都說台語,因為如果沒有夠多的語言檔案也無從轉換起。

角色功課與設計

要詮釋大時代的戲,需要消化非常多的歷史資料,盡可能的瞭解當時的生活環境、政治氛圍、社會風氣等等,畢竟成長背景、教育程度會直接影響到一個人的狀態呈現,由於劇本上保留給演員創作的空間相當大,所以首要處理的是,大家的身份以及如何會參與厚生演劇社,我覺得不同以往的是我有很多的歷史資料可以參考,知道得越詳細我就覺得越安心,如果無法想像就看電視劇,總可以把自己再往劇中人的生活靠近,最重要的事要時時與導演討論自己的設計,像是在排練初期,導演就花了比較多的時間和大家討論厚生的組成與大家的來歷、彼此之間互動的方式,雖然剛開始大家都呈現一個很不熟的狀態,先前透過導演的講戲,加上自己的生命經驗,我其實很能體會劇中人的心情,因為某種程度,我跟他們也在做相同的事,只是時空環境相合75年罷了!

以前我都覺得大家好像要一直培養感情,演員間一直大量的互動,但這次我發現只要認真做好自己角色的部分,在拿到排練場上與其他角色互動,彼此是可以激發出更多火花的,也必須要保留給其他演員創作的權利與空間,互相討論出彼此的想法後再進行排練是非常有效率的事。

每個人都會對角色有所認知,我也藉由跟夥伴的互動去聯想我們角色之間的互動情況,例如:我絕對不會輕易的幫人做事,但阿紅會!我透過這些「做」去填滿角色的生活,與體會這些微妙的互動。由於1943是我們不熟悉的年代,所以必須想辦法讓自己的排練的時候快速地進入狀況,每次排練的時候,我都會換上寬褲與綁辮子,讓自己從外在改變進入角色。

排練過程

我覺得這次的挑戰除了台語之外,還有就是時空的差異,如何讓角色活在一個完全沒有生命經驗的年代裡,之前老師說過,不管在什麼時空做戲永遠不脫人性,只要把自己全然投入在當下創造環境中,就知道該如何活了!

其實,看完劇本後,本來很擔心自己沒說話的時候會沒有存在感,畢竟,我大部分都在場上但都沒說什麼話,但我發現只要全神灌注的在當下,並感受夥伴,其實很容易就知道自己現在應該做什麼,而且越來越可以用身體腦去帶領,另一項發現是關於角色的,之前都只會覺得自己台詞少怕自己不知道能做什麼,但漏了一個角色設計的點,那就是「為什麼她一直在場上卻不說話?到底什麼樣的人會這樣呢?」這是以往我從來沒有發現的!

戲走到防空洞那場時,我一開始也很難想像與揣摩到底那是什麼樣的情緒,後來我透過轟炸時的逃亡,讓身體與其他感官去幫助我投入在其中,這也補足我這一場該有的驚慌、擔心、恐懼等等的情緒,另一方面,也要感謝之前上過匪徒刑罰令的工作坊,才更有辦法體會那個被壓迫的年代。

因為這次劇本時序間隔頗大,所以在每一個場次的銜接變得格外重要,如何去填滿這些片段與空白就需要花點心思了,我也發現這些暗場的功課其實更是場次之間環環相扣的關鍵,每一次的排練都是一種累積,每次都會有新的發現,角色就多一層的體悟,就像撥洋蔥一層層的發現核心,之前都會很強求要開始就一定要做的如何如何,當自己做不到時,就會有很多挫敗的情緒,但這次不一樣的是,接受現在自己能做到的部分,跟導演討論後就會發現更不一樣的面相!

開始寫角色日記後的排練,我徹底大走偏!!我忘記角色日記需要時時對照著劇本發展,因為之前在排練的時候雖然導演沒修,但自己心裡會有點不踏實,所以自己想說需要多做功課,但有點矯枉過正,多了太多不在劇本中的設定,尤其在第三場開頭的歌曲,我一直有種內在情緒跟歌曲合不起來的感覺,而且也一直跟不到拍,後來老師叫我不要自己做情緒,讓歌曲帶著我走,才有比較好一點,幸好這些狀況及早發現及早治療了!

當戲開始順走的時候,我發現場次之間有些情緒連貫不太起來,但也因為順走才知道自己還可以如何微調與修正,我覺得這齣戲每個情緒都扣得好緊,一個環節落掉都不行,順走第一次時,因為情緒的連貫讓我整個豁然開朗了許多,再來就是穩定度的考驗了!

「演員永遠都在追求第一次的真實情緒」

這也是我目前覺得最不容易的,第三場開頭的自殺場面,透過情境模擬我知道了月里被逼到絕境的心情,因為阿海的絕望與近乎成全的臉,我懂月里的為難,剛做完情境模擬走的那一次感覺最對,真的是撕心裂肺的唱⋯⋯

但要回到那個狀態的第一次,真難!因為只單靠腦子裡阿海的影像似乎有點不足,詢問老師後,才知道要重新走過所有的歷程,才有辦法到最後的點,要像重播一段畫面一般,之後要在穩住那樣的情緒真的是個考驗,這首歌是在換景後1943的開始,我免不了緊張,況且唱歌對我來說也是種考驗與恐懼,容易自信心不足,所以我必須克服自我的緊張並穩住角色的情緒,雖然時不時邏輯腦還是會出來干擾,例如覺得自己抓不到伴奏或者跟不到音樂等等,但當下的我可以好好放過自己是因為,我知道我必須要知道月里的心情和情緒,這才是重要的!

這次也很有一直發現問題,解決問題的狀態,要從第五場轉換到第六場時,先前都種有卡卡進不太去的感覺,但我透過的空襲警報聲,換場平台移動的聲音,帶我走過劇本沒寫到的戰亂頻頻、烽火連天的二年,因為第五場的時間點是很繁華安穩的日子,反照第六場的戰亂狀態的氛圍整個落差很大,而這個落差也幫助我在第六場時所需要情緒,包含憤怒、悲憤、無奈、難過、無能為力等等。

這次排練與以往最不同的地方是,我比較能放鬆的排練,之前會因為覺得自己還沒準備好而很焦慮,或者硬要想出來這句台詞一定要用什麼情緒,一直用情緒只記自己台詞的部分,這次反而可以整個腦袋跑過一段戲,然後去想這句台詞應該會怎麼說,因為腦袋是跑整段戲所以也比較有畫面感一點,我也比較能去設想2~3種不一樣的詮釋方式,然後帶著這些準備好的狀態去跟對手互動,激發出一個最適合的方式,因為感觀較開放可以感受周圍夥伴的狀態,不只專心自己要說什麼,才有辦法填滿我沒有台詞時的反應,也才能夠接到對手丟的球,更何況我大多時候都是跟哥哥演對手,我每次排練完都會在腦中回顧今天排練的狀況,並思考台詞如何可以詮釋得更好,因為哥哥很穩定,所以我會藉由他今日的情緒反應,來思考我面對這樣的情緒,我該如何做更好的調整。

經過這段時間的排練,有個體悟就是「每次的排練都在確認情緒是否準確!」

這次排練會覺得似乎跟之前有些微的不同,事後跟導演確認後才瞭解,沒被提出需要修正的就還在合理的情緒範圍內!情緒就像一連串的不間斷的波~~~~而情緒的波型是靠演員的邏輯操控角色的身體,感受後設計出來的!

中途換角

由衷覺得大人們的心臟都很大顆,怎麼敢在演出前兩週換角,而對我來說當我隱隱的知道有這個換角的可能的時候,內心其實就有心理準備了,一方面覺得壓力頗大,一方面覺得很有挑戰,但自從有了上次臨時支援租稅的演出經驗,我更發現現在的我彈性變大了,也比之前的自己更有自信並相信自己可以做到,老師問我這次怎麼沒有抱怨,我說我也會抱怨,只是這次時間變短了!我知道會很累、壓力也會很大、心情也會很焦慮,但內心有一份想要挑戰這角色的心!所以縮短了我抱怨的時間。

剛拿到改好的劇本時,其實我頗緊張,我只能用最快的速度跟哥哥討論設定角色,就直接嘗試對詞,我也發現我現在比較能夠接收到指令直接反應,而放開自己還沒設定完整等等的個人情緒,也願意接受不斷嘗試的狀態,透過對詞,邊對詞邊調整設計,我也發現我速度變快的原因是,我放給身體腦去執行,之後在透過邏輯腦整理,讓剛剛身體自然發展的東西可以被記住,當然,丟本排練時,我們就順著情緒先自然發展,再來修正並微調動作,雖然嘗試的過程情緒會一直斷斷續續的,但確認完所有動作和狀態後,從頭順到尾就會特別的順暢!也會知道這場戲應該長成什麼樣子!

當然也要感謝,之前人生電台瘋狂的分飾多角,對於角色之間的切換並不陌生,在總彩的時候透過衣服的更換,也順利的切換角色。

上劇團真的是最瘋狂以及信任夥伴的團隊……

進劇場演出

進劇場之後可以深刻的感受到「幕後技術最重要」!

此時演員只有一個任務就是「配合」,配合並不是委屈,而是透過「溝通」達到雙方都可以做得到的地步,因為所有幕前幕後的工作都是要成就這齣戲!因為技術上一定會有所限制,所以演員的彈性真的非常很重要,我們需要配合燈光的區位、舞台畫面的呈現等等去調整走位、情緒等等。

我發現哥哥因應現場的調整非常的好(如說話的語氣、氛圍、表情的等),就像第四場在技彩的時候,因為投影的櫻花畫面加上背景音樂,哥哥感受到之後就再嘗試他的台詞可以怎麼調整不影響其他人,另一場就是眾人跑進防空洞的地方,後來走位改成大家從四面八方進入,也因為走位的改變,我就跟阿泰擦身而過了,當我經過他時,我看到他看我的眼神與表情,似乎有什麼事不願讓我知道,也因為他的調整,讓我加深了自己的內在情緒,整場戲也變得很自然,其實也享受這種互相丟接球的過程。以前的我,會因為現場要修改走位、情緒,適應場地光區等等的調整而感到焦慮、緊繃、煩躁,覺得為什麼都演要出了還改東改西,但我發現這次我的彈性變大了,反而可以從這些改變中擦出不一樣的火花,雖然還是會緊繃,但必須消除所有心裡會罣礙的事,(這時全然的信任就變得很重要)只要有一點演員的罣礙,就無法讓全然地進入角色,我想,這也是我週六場演得過於緊繃的原因!

除了彈性之外,演員進劇場後要有自覺,因為大部分的時間都必須配合幕後技術,所以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是很重要的,而且就算在後台,專注力也要在場上,這樣一來才不會在狀況外,無法及時配合技術的需要,也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找時間休息、暖身,讓自己安靜下來進入角色。

每當我在側台等待的時候,心裡都會覺得,做一齣戲根本就是個「大型的信任遊戲」,幕前要信任幕後,幕後要hold好所有技術不能出錯,「幕前幕後」這四個字,是包含了4、50個人的信任在裡頭,突然覺得這不僅僅是個工程,還是個創造奇蹟的工程!

試MIC,以及跟觀眾互動的「光」

這次對於試mic這件事,讓我自己挺意外的,除了覺得大牛老師暖肌肉的方式很厲害很有效,有沒有暖身(聲),出來的聲音真的差很多,覺得自己進步的地方是,我可以聽得出來自己的聲音哪裡需要調整,該怎麼調整,甚至可以聽出別人的聲音怪怪的地方,這次最不同的是可以把麥克風當好朋友了!

本齣戲對精彩的地方莫過於邀請觀眾拿出手電筒的橋段,其實我一直堅信觀眾一定會配合我們,但如果我們不夠努力創造,也不可能看到演出時這美麗又感人的畫面,那時在台上感受到台灣人的可愛與美好,一起唱著「丟丟銅」重溯1943年,台灣人團結在一起的感動,那一盞盞照亮舞台的光,內心充滿得滿滿的感謝!

身為演員的我,不會忘記這一刻的對我的意義,「光」對一個演員多麽重要,除了能夠自己閃耀光芒,有時這份光芒是來自觀眾的肯定!

「穿樂」演完後的一週

腦中夢中還是不時出現排練、演出、在劇場的畫面,也會想,那個地方可以再更好,錯過的cue不能重來,落幕的戲也能重演,如同人生一般⋯⋯

每一個想當演員的人都會期待自己能擔綱主角的一天,雖然我不把這件事當作我學表演的第一要務,也時時提醒自己「沒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員」要對得起每一個自己詮釋過的角色,從真正開始學表演以來,至今要邁入第六個你年頭,沒有想到2017年的10/28我達成了表演生涯中第一次的主角,感謝我自己學習的中途沒有放棄,感謝自己努力的爭取,當然還要感謝老大的不藏私、信任及滿滿的愛。

老實說,如果我沒有選擇上劇團而四處漂泊學習,不可能只用六年的時間從一個表演的門外漢走到站上大舞台的要角!這齣戲對我來說是個很重要的里程碑,我只能更努力的往前走,不論做人或是做戲!都要時時提醒自己每一步都要走的踏實!!!

下個議題「全然信任」,全然信任不會自己發生,而是靠自己去創造!創造一個自己可以全然信任的狀態!

感謝舞台⋯⋯

下次要更好的地方,以及大時代的學習與啟發

看了演出影片後,會發現自己身體的動能還不太夠,(有種舞台把動作消彌掉的感覺)明明情緒就很滿,為什麼在舞台上看起來身體無法fellow上呢?我再想,到底身體的能量展現到底要大到什麼樣的程度在台下才能感受到呢?我就有發現哥哥在演出的時候,身體的動作和能量比在排練的時候增加了,最明顯的是在第四場的地方,雖然他都只有坐著,但可以感受到比排練時來得大,在台上看的時候會覺得很over,但其實在台下會覺得剛剛好,所以我覺得要對自己在舞台上的身體姿態更有自覺,以及時時注意什麼樣的姿態在舞台上才是好看!

1943這些數字,對之前的我一點意義都沒有,因為這齣戲那個年代走進了我的生命,或著是說我將生命帶進了不同的時空,認識到同樣身為「演員」都有的那份使命感,半個世紀之前就有前輩正在為台灣這塊土地上的人們努力著,而現在我們正在做同樣的事,我相信那份信念經過半個世紀仍然沒有改變,這些前輩真的是用命在演戲,用命想喚醒更多沈睡的靈魂!

大時代的故事讓我學會珍惜,正因為經歷過更懂得感恩!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