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穿樂世紀愛上你》首演之前:尚筠導演的話

2017年,學戲三十年,進入知天命之年,除了想解開自我生命之謎,也想解開城市、人性之謎啊~

社會的混亂、人性的紛爭,戲劇藝術到底可以在人的內心留下甚麼?做這齣戲的初始是想將呂泉生老師對自我、對藝術的堅持介紹給台灣的觀眾,但在創作的過程中,沒想到徹底洗條的竟是我和所有的演員們,75年前的厚生演劇社,75年後的上劇團藝文工坊~75年前的林博秋導演、呂泉生老師,75年後的陳尚筠。在某次排戲中,我竟掉入了厚生的教導,23歲的林博秋努力的想做『閹雞』,讓台灣的民眾可以知道就算最紛亂的時代、最身不由己的年代中,我們仍然可以為自己的人生做選擇,而在今日看似歌舞昇平的時代,我們可以為自己的環境、自己的民族留下一點甚麼?

改變導戲的手法、改變教戲的歷程,讓我們所有人都真實的面對自我的無奈及無能為力,也讓我們都真誠的去面對角色所要教會我們的事。沒有華麗的導演手法,只有真誠的重塑時代,沒有複雜的人性探討,只有單純的面對靈魂,這就是厚生演劇社教會我的,這也是林博秋導演及呂泉生老師將他們的創作及生命向我展開的生命意義,謝謝這兩日進入劇場的觀眾,也希望您能理解我們所看到的1943年的靈魂展現。

留言